普特小説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普特小説 > 召喚最弱?開局惡魔契約天賦拉滿 > 第251章 我要成為這片區域最靚的崽!

第251章 我要成為這片區域最靚的崽!

,獲得防具“甲殼蟲蟲甲lv.20”{鉑金級}】【恭喜,獲得防具“甲殼盾牌lv.20”{鉑金級}】經驗和紅轎子精英怪的經驗一樣。爆了兩件鉑金級的裝備,確實是意外之喜。甲殼蟲蟲甲是盾戰的裝備,盾牌也是。雖然自己用不了,但放在聖殿商店裏,每件也是能賣出大幾百萬的價格,非常不錯的收益。一波甲殼蟲蟲群,收了5萬經驗。一隻精英怪,1.5萬經驗,外加兩件價值不菲的鉑金級裝備。經驗還差不到6萬,就能提升到20級。...“陣營其實能夠檢測到60級以上的職業者?”鄭宇問道。

張安全搖了搖頭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要麽是咱們世界公會的人隱瞞了這件事,要麽是我們的陣營旗幟等級太低,沒有這個功能。”

鄭宇將男人和女戰士的話基本上完完全全聽了個遍。

按照他們的說法,各個世界的陣營旗幟除了能夠提供補給之外,還能夠提供一個資訊功能。

類似於……高手入場通知。

鄭宇之前還在擔心一個問題,既然殺職業者獲得的積分那麽多,那為什麽沒有大佬進來屠殺?

因為除了獨立重新整理出來的專屬深淵外,進入公會深淵隻有一個30級最低限製,並沒有高等級限製。

現在鄭宇明白了。

規則沒有限製,但各個世界之間有掣肘。

比如,南牧雲進入公會深淵,那對方就會第一時間得知資訊,就會有和南牧雲等級相差差不多職業者進來限製南牧雲。

而對方也不敢進來太強的職業者,因為還有其他職業者的掣肘。

陣營旗幟,起到的就是一個威懾的作用。

所以,隻要大家都克製一下,那這個公會深淵就是一個60級以下的職業者的亂鬥場地。

“最高不超過60級……”

“這對我來說,是個優勢啊。”

“但問題是,如果對方急眼了,有大佬進來,南牧雲能不能收到資訊,進來維持平衡?”

鄭宇表情有些糾結:“怪不得各個公會都關閉了公會深淵,這資源……不好搶啊。”

一旁聽著的張安全,急忙問道:“他們是衝著我們來的?”

鄭宇無語的說道:“我們還算一盤菜嗎?他們是衝著深淵來的。”

“而且你的訊息有些滯後了,深淵並不是隨機重新整理,他們很明顯是有具體訊息的,知道深淵重新整理的坐標,甚至知道出現的時間。”

“但唯一讓我感到奇怪的是,為什麽連南牧雲都不知道的事情,那群島國職業者知道?”

“還有……”

鄭宇看了一眼張安全,“你不覺得有一件事很奇怪嗎?”

“什麽事情?”張安全都不思考了,直接順著鄭宇的話去問。

“進入公會深淵的職業者,都是相同職業的,比如你我都是召喚師,遠處那群人都是戰士。”

“但他們……配置也是很好的。”

這時張安全才反應過來,“對哈,他們又有戰士,又有遊俠的,甚至還有牧師。”

“說明他們有備而來,並不是單純的通過公會深淵進來的。”

“也就是說,這群島國人,可能是從一些特殊途徑獲得資訊。”

“那就有意思了……看來我殺他們殺的有些早,應該再等一等,看看他們搞什麽幺蛾子,不過,還好有一個還活著。”

張安全問道:“會長,那我們現在怎麽辦?”

他其實是想問,這個深淵……他們爭不爭。

他們進來就是為了深淵的。

公會深淵裏麵最大的資源,也就是這些獨立的深淵。

但問題是,競爭對手好像有些多。

“怎麽辦?”

鄭宇搓著下巴,思考了一下,反問道張安全,“你知道在公會深淵裏,殺死職業者後,會獲得什麽嗎?”

張安全愣了一下:“經驗?裝備?殺戮積分?”

鄭宇笑道:“這隻是一部分,還有一個最大的優勢。”

“紅色的名字。”

鄭宇給張安全展示了自己的名稱,張安全驚恐的發現鄭宇的名字的顏色已經有些微微變粉,並且名字後麵還有一個【4】的符號。

很明顯,這是殺死那四名島國職業者的數字四。

“這……是優勢?”

張安全大為不解。

“當然是優勢,而且係統還提示我,當數字超過10以後,我就無法隱藏我的名字了,也就是說,數字越高,亮度越高。”

“甚至有可能,間隔十幾公裏外,他們都能夠直接肉眼看到我。”

張安全:“……”

“這就是除了陣營旗幟外,南牧雲不會輕易進來的第二個原因,估計他在這裏殺了不少人。”

“但這個紅名,和我們搶不搶深淵有什麽關係?”

“關係很大。”

鄭宇神秘兮兮的說道:“係統還很貼心的告訴了我,擊殺紅名職業者,獎勵更多!”

張安全:“……”

真·貼心。

鄭宇看著天空中不斷飛舞的蝴蝶,“有些人正在找我,但他們好像有些費勁,竟然用的是占卜……”

“占卜吧,竟然還能占卜錯方向……太離譜了。”

“所以我決定幫幫他們。”

張安全還是有些不太理解,“幫他們什麽?”

鄭宇解釋道:“要想搶一個東西,如果對手太強,你又太想要,那就給他們找一個對手,然後將水攪渾。”

“如果對手不給力,那就多找一點。”

“當競爭對手多了,那我們的機會就會變大,所以,我需要一個紅色的名字,來吸引更多的競爭對手。”

“讓他們都知道,這裏有一個新重新整理出來的深淵。”

“說實話,我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能夠,同時對付其他世界的覺醒職業者,以及周雲給我帶來的降臨派的驚喜,還有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不知道是什麽的組織。”

“但我能夠讓他們同時打起來。”

“誰會放棄一個專屬深淵呢。”

根據那名女戰士的話,鄭宇能夠分析得到一個已知條件,這個深淵坐標是由深淵任務得到的獎勵。

並且任務難度很高,需要高階公會。

也就是說,知道這個坐標的世界可能並不多。

男人帶領的隊伍有十幾名職業者,周雲帶著的降臨派大概有二十幾名職業者,其中覺醒職業者的人數達到3名。

確實很給鄭宇麵子,對付一個隻有三十幾級的召喚師,竟然出動了這麽多的力量。

有幼蝶的存在,鄭宇幾乎掌握了這片區域內所有資訊。

“本來我還想著利用幼蝶的上帝視角,跟周雲他們玩躲貓貓,然後慢慢磨死他們。”

“現在有了這個深淵作為誘餌,可能就需要換一個戰鬥方案了。”

“我需要一個紅名。”

“來讓自己成為這片區域最亮眼,最吸睛的崽。”

“想要獨吞一個深淵?不可能的,我得給你們上上難度。”

……?”鄭宇嘟囔著。一旁的王汀笑著說道:“如果我是他,我也會躲起來,隻要我藏的足夠好,你就沒有挑戰我的機會,我估計他也是這麽想的。”昨晚的事,身為一個分割槽的王汀都看在眼裏,那名區域長官昨晚就已經表露出了逃避的情緒。今天躲起來也很正常。鄭宇笑著說道:“他躲不了的。”“你今天也準備像昨天那樣一間一間的尋找嗎?”王汀問道。“隻要監獄長不修改規則,我就一直這樣做。”王汀不解的問道:“可是……就算這麽找下去,一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