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特小説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普特小説 > 玄幻:遇強則強,我的修為無上限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陸天明:我現在強得可怕!

第四百九十六章 陸天明:我現在強得可怕!

������ںܿ�͕��M��������ŠZ���@�Y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\���Y��ؓ���ĵ��ӑ�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ߴ������^��Ц��Ц•��M���ҵij��S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ι����Цʲ�᣿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Ц�ゃ�o֪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...另一邊。

整個客棧在劇烈的顫動,嚇得許多住房和打尖的修士,都惶恐不安,叫喊道:

“發生什麽事了?!”

倏地,有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如洪水爆發,頃刻間籠罩住整個客棧,許多修士麵無血色,膽顫心驚。

中年掌櫃虎軀一震,失聲道:“這股氣息,是有人突破仙尊了!”

此話一出,全場瞬間嘩然。

縱使青天大域是北寒仙域排名前五的地界,可謂是高手如林,強者眾多,但仙尊之境依然是極少數,每一位都是不折不扣的頂尖戰力,是無數宗門仙朝世家都要仰仗的存在。

所以,凡是突破仙尊的人,就意味著能夠躋身北寒仙域的金字塔頂端。

走到哪,都會被各大勢力拉攏,億萬萬萬生靈膜拜!

哪怕是放眼整個仙界,地位都很超然,隻要仙帝不出麵,就有絕對的話語權!

如今。

眾修士都沒想到,在這小小的墨雲城客棧,竟然能誕生出一位仙尊之境的大人物!

實在是不可思議!

片刻後。

門扉嘩啦開啟。

一位姿態強大的白裙女子踏步走出,雙眸神光湛湛,如瀑的黑色長發飄舞,宛如天上的女神般降臨凡塵之間,令無數心生敬畏。

她先是提起朱紅葫蘆,仰頭朝嘴裏灌了一大口酒,然後痛快的哈哈大笑,笑聲非常魔性。

“啊哈哈哈,從今日起,我洛輕舞就是仙尊了!!!”

聞言。

眾修士大驚失色。

突破仙尊的人,竟然是那個臭名遠揚的洛無恥?

完蛋,這下北寒仙域的風氣要更差了!

“小的參見洛仙尊!”

中年掌櫃頭皮發麻,嚇得趕緊跪倒拜道。

“我等參見洛仙尊!!!”

一眾烏泱泱的客人全部跪下了,誠惶誠恐道。

正所謂仙尊不可辱。

因為這種強者的實力,動輒可以屠戮一個大域的生靈,流血億萬萬裏。

雖然這是墨雲城最豪華的客棧,往常來到這裏的,都不是一般的修士,但他們知道在一位仙尊麵前,都是螻蟻罷了。

何況對方還是那個女流氓洛無恥,這導致他們更害怕了,瑟瑟發抖!

“洛仙子好厲害,”目睹此景的大蘑王,敬佩道。

“她的氣息很可怕,遠遠勝過前麵我們遇到的仙尊級人物,而且這還隻是剛晉升的時候,真是天資絕倫啊。”滄浪君心神劇震,感歎道。

聽到洛輕舞發出的魔性笑聲,葉君臨額頭掛滿黑線,十分無語。

本來此女出場的時候,逼格滿滿,結果一開口,形象立刻蕩然無存。

看來無論境界多高,都改變不了她的本性。

但轉念一想,自己好像也是這樣。

哦,那沒事了。

“都起來吧!”

洛輕舞心情極佳,大手一揮喊道:“今天我洛某人高興,全場消費我買單,大家敞開了吃敞開了喝!都算到我頭上!”

“多謝洛仙尊!”

客人們先是一怔,隨即欣喜若狂,對洛輕舞的看法大為改觀,內心好感大增。

是誰造謠此女喜歡占小便宜品行敗壞的?

我看未必吧!

“臥槽,洛仙子轉性了?這麽大方?”滄浪君感到很意外,震驚程度不亞於看到一個無腿老人健步如飛……

“畢竟,人是會變的嘛。”葉君臨感歎道。

很快,那位中年掌櫃搓著雙手,朝洛輕舞小心翼翼問道:

“洛仙尊,他們一共消費了超過十萬的極品仙晶,請問您是要現在給錢嗎?”

“當然您放心,您身份尊貴,小店一律給您打六折!”

中年掌櫃怕洛輕舞不喜,又連忙補上一句。

“打折?你瞧不起誰呢?”

洛輕舞瞪著眼睛,“你是覺得我出不起嗎?”

中年掌櫃嚇得兩腿發軟,連忙擺手否認,“不不不,絕不是這個意思,您要是介意,我就按原價來算了……”

洛輕舞無所謂的擺擺手,“隨便,反正先賒著!”

中年掌櫃:“???”

不是,合著你是要賴賬啊?

那你剛才還喊全場消費我買單?

你買個錘子啊買!

看著底下狂歡的客人們,中年掌櫃欲哭無淚,這一波虧大發了。

見狀,葉君臨嘴角抽搐幾下,“我收回剛才那句話。”

“這才對嘛,我差點以為她被奪舍了,”滄浪君如釋重負,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洛無恥名不虛傳!

“掌櫃,這錢我來出。”葉君臨隨手掏出一個儲物袋丟過去。

他這人最不在乎的,就是錢了。

接過袋子的中年掌櫃,趕緊看了一眼,隨即喜上眉梢,連忙激動的答謝道:“多謝這位公子!”

緊接,恭敬的躬身退去。

“誒,不是我來買單嗎?”洛輕舞很驚訝。

葉君臨無言以對。

大姐,你所謂的買單就是賒賬是吧?!

我是真的服了!

“好啦,回頭你需要我會補償你的。”洛輕舞走上前來,用手肘捅了捅葉君臨的胳膊,擠眉弄眼,語氣暗示性道。

葉君臨:“……”

那麽多人在,你是真敢說啊!

大蘑王麵露疑惑,總覺得師尊和洛仙子的關係變得怪怪的,但以他的認知又想不出來怎麽回事。

旁邊的滄浪君目光閃爍,聯想到唐夭夭先前奇怪的舉動,一個念頭驟然從腦海中浮現而出,驚得他瞪大眼睛。

“嗯?”

察覺到異樣,葉君臨用眼角餘光瞥向滄浪君。

滄浪君嚇得縮了縮脖子,連忙低下頭。

即便他知道點什麽,也不敢說出去,這種事要一輩子爛在他肚子裏。

“咦,夭夭呢?”洛輕舞目光一掃,發現自己的徒弟不在,很是疑惑。

“唐仙子前些天出去了,至今未歸。”大蘑王認真道。

“出去了?”

洛輕舞挑起眉梢,“她有說什麽原因嗎?”

“沒有,就是臨走前表現得很奇怪。”大蘑王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唰!

洛輕舞和葉君臨對視一眼,眼裏彼此可見震驚之色,不知為何頗有種偷情被發現的感覺,就很心虛……

“這下好了,連你徒弟都知道了,誰讓你叫那麽大聲的?深怕別人聽不見一樣。”葉君臨暗中傳音道。

“我靠,怪我咯?爽還不讓叫了?”

洛輕舞沒好氣道。

“嗬嗬,反正我不是她師尊,丟臉的不是我。”

“丟個屁的臉,這不是給你長臉了嗎?也讓她知道你葉道友的本事嘛!”

“好,你贏了!”

洛輕舞的沒臉沒皮,讓葉君臨甘拜下風。

事到如今,他還能說什麽呢?

“等等,”

似乎感應某種波動,洛輕舞眉頭一皺,手中多出一枚發光的古符,宛如在遙相呼應。

這是子母符中的母符!

她沉浸心神檢視,臉上驟然大變,“不好,我徒弟有危險!”

來不及解釋,她身形一閃,朝唐夭夭的所在地趕去。

“這……”滄浪君驚疑道。

“走,去看看。”

葉君臨皺起眉頭,跟了上去。

此時。

巷子裏。

趴在地上的周大郎滿臉悲憤,氣得連連吐血,在他的眼裏,自己心愛的女人正在迎合別的男子,心甘情願的任憑擺布。

尤其是耳邊那不斷響起的叫聲,就猶如錐子一般狠狠敲擊他的腦殼,讓他痛不欲生!

“看到了沒?這纔是真正的技術!”陸天明使勁用力,得意道。

“陸郎,陸郎我愛你……”

徐春蓮嘴上配合的喊著,似乎陷入無邊的歡愉之中。

其實她一點也不爽,但礙於陰陽虹吸功的影響,導致她全身心都在迎合陸天明。

“住口!快住口!你個賤人!不要在說了,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

目睹這一切的周大郎,身心飽受摧殘,淚水混合著鼻涕直往下流,歇斯底裏的幹嚎道。

“天呐……”

第一次見到這不堪入目,又很刺激的畫麵,唐夭夭臉紅得厲害,隻覺得渾身在發燙,心髒在撲通撲通亂跳。

雖然她到現在還是沒搞懂,為什麽徐春蓮會突然背叛自己的夫君,投靠在別的男人懷裏。

但比起眼下發生的事,已經不重要了。

“果然,本道子雄風絕頂!”

陸天明驕傲的挺起胸膛,內心很有成就感,臉色非常自信。

現在的他,強得可怕!

“是呀陸郎,你真的很膩害!”徐春蓮一副被徹底征服的樣子,扭動身軀極力迎合道。

“嗬嗬,等把洛無恥引過來,我定要讓她後悔之前所犯下的過錯!”想到什麽,陸天明冷笑道。

他最想征服的,還是洛輕舞,因為這個女人帶給他這一生最大的恥辱,他不報此仇難消其恨。手中的菜刀如狂風暴雨般砍去,看似毫無章法,實際粗中有細。燃燈大師的內心越來越煩躁,自己這種級別的實力,竟然還拿不下一個小輩?所幸,燃燈大師轉變打法,單手豎在胸前,彷彿是立地成佛般,身上爆發出無量的金光,通體宛如是金子般打造,渾然天成,毫無瑕疵。鐺鐺鐺~!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密集,震得眾人的耳膜都在鼓蕩。“嗯?”厲無劫震驚的發現,無論自己多麽使勁,都砍不透對方的肉身。所揮斬出的刀刃,都被那層金色光暈擋住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