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特小説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普特小説 > 重生從閑魚贏起 > 第746章 老天自有安排

第746章 老天自有安排

�w��߀�LJ��@�y�~���}�M�У������ǂ��Q���ˣ�����š���ĸ��N���飬߀�Ǖ��m�Y�����Q�ͣ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^С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ͬ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Ԏ���h�����ˣ���Щ������ĕ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ゃ��Ҫ�W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�ጞ�ʲ�����ǿ����X�����˵ı��F���ܶ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�@����X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...今天是曉雯過生日,小琴過來給曉雯慶祝,林錚很開心,開了一支平時用來裝逼的葡萄酒,大家一起品。

小琴不知道怎麽就喝得多了些,臉蛋紅紅看著曉雯眼睛地說道:“曉雯,我找到林錚這樣的好男人,姐姐是真的替你高興,姐姐也放心了。”

“小琴姐姐,你也會幸福的。”曉雯不知道為什麽,突然就有點動容了,抱小琴就哭起來了。

林錚感覺莫名其妙,也不知道兩人哭什麽,反正自己一個人切水果去了。

後來曉雯哭哭啼啼跑了進來很認真地說道:“林錚,那個你……喜歡小琴姐姐嗎。”

林錚有點懵逼,支支吾吾回答:“這個我們都喜歡她啊。”

曉雯咬了咬唇:“那伱把小琴姐姐也娶了好不好?”

林錚聽了以後,也是愣住了,盯住大眼睛看著曉雯,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,但內心確實有點~竊喜,還有這樣的操作?

男人啊。

這邊小琴也趕緊跑進來拉住曉雯,搖頭地說道:“曉雯你瘋了,我隻是說我喜歡他這樣的而已,我不要跟你搶他的,我也不會這樣做的。”

但是曉雯卻拉住林錚:“林錚,當初小琴姐姐為你斷了腿的,她是很愛你的,我能感覺到,那個時候,我就覺得你應該娶小琴姐姐的,我和小琴姐姐一起長大,她對我很好,照顧我很多。

現在我爸爸不在了,你去上班的時候,我就一個人在家帶孩子,如果小琴姐姐能加入我們家庭,一定會很好,林錚,你就娶了小琴姐姐好不好,我真的不介意的。”

林錚傻了,沒想到還有這樣要求,隻能眼睜睜看著小琴。

小琴看到這樣的小琴,已經不知所措了,臉紅地看著林錚:“你不要聽曉雯瞎說了,我不會答應的。”說完就跑了出去。

“林錚,你去拉住她,她剛才說,除了你,她已經喜歡不上別的男人了,她馬上就要出國去了可能再也不回來,你如果不去我就……”曉雯搖著林錚的手臂,眼淚汪汪。

出國,不回來了?

這些話,讓林錚有點難受勾起了和小琴的點點滴滴,說不在乎,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“曉雯,你真的不介意我把愛分給小琴嗎?”林錚問道,無論什麽時候林錚都不想做對不起曉雯的事情。

“不會的,小琴姐姐是我最親的人,我願意把我的一切都和她分享,你去把她追回來吧,我不要她出國去了,我知道出國有多難受,異國他鄉,而且她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的。”曉雯勸道。

“好吧。”得妻如此!夫複何求。

事已至此,林錚快步走了出去.

三年後。

愛爾家公司在林錚的帶領下,蒸蒸日上,已經連續三年獲得了“優秀企業”的稱號,效益已經趕上了電力公司的水平,成為民意調查度最好,員工幸福指數最高的企業。

林錚自然也是成為了家喻戶曉的人物,全國最年輕有為的企業董事長。

今天林錚在辦公室看材料。

牛犇董事推門快步走了進來,並且譏諷道:“林董,上麵又出台了個英明決策哦,要派幾個年輕的幹部進入我們幾個大企業之間來掛職鍛煉,當然我們也要派幾個人出去交流鍛煉,真無語,也不知是誰想出的高招?敵人這一次是要打入我們內部了啊。”

去年牛犇和吳漁力壓幾個部長,高票當選並成功進入了董事會,牛犇是林錚的好朋友,好基友,也得他老爸抬舉所以進入董事長輕而易舉。

吳漁的當選當然離不開林錚在她的背後推波助瀾大力強頂。

由於董事會不能存在父子兩人的情況,牛犇現在還取代了年邁的牛董(牛董提前養老),接管了公司的業務,真正成為了公司的二把手。

吳漁也成為了愛爾家的第一個女董事,還是分管她得心應手的後勤,三人分工合作,配合無間,合作愉快,林錚和牛泵又臭味相投,價值觀和人生觀都比較的想同,所以雙劍合璧,愛爾家自然就高速發展了,

吳漁原來的位置,由江雅寧接任了,牛逼聞雞總經理的位置,也由他們的梁副總擔任了,這些現在都是得力林錚的幹將。

林錚冷冷笑說:“牛犇同誌,你還不知道上麵的那些人嘛,吃飽了沒事幹的,腦子都有泡,就喜歡對我們出謀劃策呢,我想是秦委的點子了,就他的肚子裏的壞水最多。”

牛犇也是笑道:“那個老家夥,學人指點江山,自己肚子隻有一艘破船,你說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麽啊。”

林錚搖搖頭,不屑笑道:“我估計他們是想在我們幾個大公司裏麵安插一些自己人了,以此來控製我們唄,畢竟我們現在太不聽話了啊,如果我不是董事長,不是全國十佳青年,不是福布斯30精英榜第一人,他們隻怕還就得動動我了吧,我們愛爾家這幾年太跳了。”

林錚盛名在外,而且在愛爾家也是萬人愛戴,很多時候,已經不是他們能隨便動得了,所以他們就要開始內部分化了。

牛犇最討厭上麵的那些人了,每次都要指手畫腳,指點江山,馬上就批鬥著說:“這些老家夥有一年幾百萬的,清福不享,老是想要插手我們愛爾家的事情,還對我們的政策指手畫腳,愛爾家這些年就是不聽他們的話,才效益翻幾番,鐵一般的事實證明,林董你的政策是無比英明正確的,他們的臉早已被抽得紅腫且火辣辣的,這一次估計是要來搶奪勝利的果實了。”

林錚也不想自誇:“好啦,牛犇同誌你不要把我神化了,這愛爾家的成功,離不開全公司大家的努力,這是大家的功勞,我隻不過是把好這個方向而已,再說,沒有你替我把控業務關,愛爾家也沒有今天。”

林錚和牛泵現在相互吹噓,開會也是相互配合,早已得心應手,有一個和自己誌同道合的人當副手,很多時候,真的太過輕鬆了。

很多時候,上麵都想看到一二把手爭鬥,這樣來製衡權力的,但是到了林錚這一任,事情已經完全控製不住了,林錚已經在愛爾家無人能擋了。

“哈哈,林董不用謙虛,其實我啥也不會的,隻是緊緊跟隨林董你的步伐,說真的,林董,你每一次的決策,都非常具有前瞻性,我驚歎於你看問題的高度,你好像可以看到了未來的格局,你是見過的最具魄力的董事長。”

“行啦,牛犇同誌,別吹牛逼了,我看了看那些交流職位,要求是副董事1人,部長2人,派誰出去?”

“哈哈,不然林董你打算派個小兵出去交流嗎,我估計別人會打死你,至於派誰,你說算,我不管。”牛犇捂嘴笑了起來。

林錚想想,皺眉地說:“其實派年輕人去纔是正確的,年紀大的誰他媽想折騰啊,誰沒個老婆孩子家庭要照顧啊,都不知道上麵怎麽想,一點腦子都沒有。”

牛犇搖搖頭回答:“那些都是管理的崗位,小年輕去了鎮不住人的。”

林錚說:“平心而論,派幹部去其他企業見識一下,也有必要,也問題是他們非要指定人員,指定崗位,這耐人尋味了,如果動機本來就不純粹,嘴上說得再怎麽一本正經,實施起來就是兒戲了。”

牛犇說:“林董這本是兒戲,你別當真了,這種就是鍍金的,跟出國留學拿假文憑一樣,隻是上下之間心照不宣,大家一塊兒玩吧,他們來的人,我們也當菩薩一樣供著就行了,反正也不得罪,也不為難,就走個流程。”

“哎,就怕迎接神容易到時候送神難了,我們職場上很多事情都是這樣,大家都知道是假的,卻正兒八經地做,真是形式主義,這也太浪費資源了,工資還照發。”林錚歎道,“主要還沒人敢點破,誰點破了就是思想上有問題了。”

牛犇說:“是這麽個問題,我這個當了董事以後,感觸最深,上麵佈置下來的有些事情,我們知道毫無意義,卻必須照著上麵的要求做,還得把意義說得天大地大,說得無比牛逼,弄得大家都像傻子似的,無非都是自欺欺人,大家還真的信了。”

林錚:“有東西三人成虎,本來沒有路,走多了就有路了,有些東西說多別人也信了。”

牛犇笑了起來說:“林董,我跟你說,前幾天我到上麵開會,已經開始總結各企業人員掛職交流的先進經驗了,這措施才剛剛執行,人都還沒來,我們也還沒派人出去,先進的經驗倒是出來了哦。”

林錚不由得大拍大腿說:“哈哈哈,我笑死了。你說到點子上了。有些人就喜歡挖空心思搞出些新套路,且不管它是否切合實際,哪怕是牽強附會,哪怕是一塌糊塗,別人也能給你整出個先進經驗來,反正都是別人一支筆寫出來的,去年電力那個無人機經驗吹到天上去了,大家一窩蜂跟著學,效果怎樣?搞了一大堆無人機回來當玩具,很多是勞民傷財啊!可是沒人算過這筆賬。”

牛犇搖搖頭說:“誰敢算這筆賬?嗬嗬,創造經驗的人一步登天了,正高高在上管著你呢,你敢說半個不字?這不是打了人家的臉?”

林錚和牛犇兩人一說起來,就會沒完沒了了,其實兩人沒別的意思,兩人就喜歡吐槽,就是喜歡閑扯這些扯淡的事。

牛犇突然很感慨的樣子說:“林錚同誌,你也不要驕傲自滿啊,雖然你現在在愛爾家幹得不錯,開創了新局麵,可你想一想你的老丈人當年,威望多高啊,比你高吧,可現在呢,有人說起所謂李軍民時代?沒有了吧,一步錯就步步錯啊,痕跡都要抹掉啊。”

林錚感慨道:“其實說起來這個也有點悲哀,李軍民同誌主持愛爾家工作十幾年,做了很多的貢獻,到頭來人們隻記得他一件事,那就是他的錯事。”

牛犇:“所以,作為你的兄弟,我得提醒你一句,別亂搞啊,錯了就沒了。”

林錚不服:“你在說啥啊。”

“還裝,我們都知道你有兩個老婆了,你小子豔福不淺啊。”

林錚:“這個,他們心甘情願,這個不犯法吧。”

“反正你別讓有心人利用就行了,你小子,牛逼。”

“嘻嘻!”

“別扯遠了,說回我們要派誰出去交流啊,先給出個人選!”

林錚想了想,回答:“副董就讓陳董去吧,他老婆是電力公司的,估計也願意出去吧,部長的話,就派曾毅還有劉鑫去,你去做做他們思想工作。”

這個林錚就有點私心了,曾毅和劉鑫都是部長裏麵,也林錚關係最不好的。

曾毅就不說了,當初在某次專家業績報告上,林錚讓他丟盡了顏麵,劉鑫則是因為兩人當初競爭董事的時候,把這個關係給搞僵了。

牛犇一下就懂林錚的心思:“林董你這招也太損了點啊,你小子算不算是鏟除異己了。”

林錚微微一笑回答:“我怎麽了,這不是給他們機會嗎,這是多麽難得的機會,我怎麽了。”

雖然說得那麽冠冕堂皇,其實這就是手段,領導不滿意哪個人,就把他作為優秀中青年幹部派到其他企業去,有些人弄不清白,還會沾沾自喜,以為組織上終於慧眼識人了哩。

殊不知是因為你不聽話罷了。

除非你在那邊的公司得到認可,否則你回來早已變了天,沒了你的位置。

牛犇思考,露出為難的表情:“這個陳董還好,去電力公司做副董,也和她老婆一起,估計問題不會太大,這個你讓曾毅和劉鑫他倆去煤礦,他們怎麽可能願意啊,你現在煤礦公司比我們公司效益差那麽多,而且環境那麽的惡劣,你這不是讓我當這個惡人?”

“願不願意,輪不到他們說了算,反正你去做做思想工作,你發揮一下你說客的作用,沒有什麽說不通的。”林錚笑道。

“又拿我當刀使,讓我當惡人,林董你他媽的太狡猾了。”牛犇吐了吐舌頭。

“哈哈,你的話大家聽了都舒服,要不然我要你幹嘛。”

“混蛋!”

完結倒計時!

(本章完)有管理比較好的所,都被搶完了。看來這群人都死沾輕怕重啊。“那個黃一川,還有林錚是吧。”曾日看了一下剩餘名單繼續說道:“就你倆沒組隊了,那就自成一隊吧,現在地點隻有吉陽中心所沒人選,所以你們也沒得選了,沒問題吧。”“不是,曾主任我倆都是第一次,都沒什麽經驗啊,要不,換一下唄?”黃一川一聽到是吉陽所,臉色很為難地說道。“這沒辦法啊,別人都組隊完畢了啊,林錚同誌你有問題嗎。”曾日皺眉,不是很開心地問林錚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